“四‧二五”中南海万人上访真相

1999年4月25日,一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中共当局给予一个合法的自由炼功环境,史称“四‧二五大上访”。这次上访所展现出的中国百姓的勇气与和平理性的精神风貌震惊世界,十七年过去了,亿万法轮功学员在风雨中屹立不倒,“四‧二五”精神延续至今。让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看看当年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1996年光明日报事件

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后,以其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对道德的迅速提升,在民众中间口耳相传,短短数年,吸引了上亿人修炼。法轮功修炼人群的迅速扩大,引起一直严格控制意识形态领域的中共当局的注意。

1996年6月17日,中共官方喉舌媒体《光明日报》在中宣部副部长徐光春的授意下发表评论员文章,公开诋毁法轮功。

1996年7月24日,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当时名列北京十大畅销书的《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

1997年初,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网罗罪证欲诬陷法轮功为×教。全国各地公安局经充份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

1998年北京电视台事件  

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的采访中批判法轮功如何有害,之后北京电视台在播放对法轮功一炼功点的采访时点名法轮功是“封建迷信”。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了解节目中何氏所提供的事例中当事人的学员立即向何氏和北京电视台指出:节目内容违背事实,因为该人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以后几日中,一些学员依据中央关于气功的“三不政策”(不打棍子、不争论、不报导),写信或直接访问电视台,用亲身经历说明实际情况。

事后北京电视台领导说,这是建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失误,并很快播放了一个表现法轮功学员清晨在公园里祥和地炼功、还有其他人士一同晨练的正面节目作为更正。

公安部构陷法轮功 要求各地公安“深入调查”

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通知》中先把法轮功诬陷为×教,紧接着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违法犯罪的证据,各地公安政保部门要深入开展调查。

这一《通知》引发了全国许多地区基层公安部门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行动。

政府调查结果

鉴于法轮功的传播越来越快,影响越来越广,并且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国家体育总局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

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亦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1999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1999年天津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文章,以捏造事实的卑劣手段,恶毒攻击、陷害、诬蔑法轮功。

何在文章中再次引述了其在1998年北京电视台发表的例子批判法轮功。由于该例子在北京电视台事件中已经被充分澄清,何的这篇文章也已受到北京市宣传系统的严格抵制,此次天津发表该文章,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天津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向杂志编辑部澄清事实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

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

4月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流血受伤。警察抓捕45人。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

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4月25日万人上访国务院信访办

随着天津使用暴力抓人以及北京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消息在全国传开,从4月24日晚开始,法轮功学员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纷纷自发前往位于中南海西侧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寻求“天津事件”得以公正解决。

4月25日早上,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从四面八方涌向北京市中心。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门的各个路口拦截他们,后来由警察带路,把人流导向中南海,最后形成了“所谓围攻中南海”。

整个过程,法轮功学员是和平的,没有标语、口号,他们只是静静站立。他们是来信访办的,站在中南海外,只是为了配合警察指挥。

事后,很多参加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证实:当时他们本来都自发地去信访局上访,但是在警察的引领下,从中南海正门沿两边汇集成一圈。他们当时并未察觉事有蹊跷,他们始终努力配合警察的调度指挥。而最终围聚中南海的情势实为公安部门诱导调度所至。

朱镕基总理和政府官员和平解决天津抓人事件

4月25日早8点15分左右,朱镕基总理一行人从国务院正门(西门)出来走过马路来到上访学员的面前。

法轮功学员石采东先生,1999年四‧二五时正在中国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他回忆那天朱镕基总理带他走进中南海的经过:

4月24日晚上,因为加班完成实验,我很晚才去学法。辅导员李阿姨见我来晚了,边走边简单地介绍了天津发生的事。她说大家自己决定是否去上访。四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半我到了府右街北口。附近街道两边和小区里站了许多学员,大家或站、或坐,有的手里捧着书在看。人虽然很多,但既没有阻塞交通,也没有喧哗声。马路上骑自行车上班的人们如往常一样地赶路。公厕旁排著十多米的队伍,秩序井然。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连国务院信访办的门在哪里都不知道。心想先转一圈,希望遇到认识的法轮功。正往前走,忽然身后人群中响起了由稀而密的掌声,在清晨的宁静中显得清脆。我回头一看,朱镕基总理和几个工作人员正走出对面的大门(原来我刚才经过了中南海的西门),朝我们走来。

朱镕基大概已经得知法轮功学员上访,大声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谁叫你们来的?”站在他面前的学员不少是从农村来的,大多没有吱声。“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他接着说。

“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来反映情况。”人群中有学员回答道。“你们有什么问题,你们派代表来,我带你们进去谈。”朱镕基停了一下,接着说,“我也没法和你们这么多人一起谈呀!”

朱镕基让选代表进去反映情况。但是大家都是自觉来的,甚至彼此大多不认识,也从没有想过要选代表。因为平时炼功就是自觉自愿的,想炼就一起炼,没时间就忙自己的事,从来没人登记,也没查过人数,更不用说选代表。

“你们有代表吗?你们谁是代表?”他又问。这时我已到了距离朱镕基不过两米的地方。“朱总理,我可以去。”我首先自告奋勇地从人群中来到他身边。“还有谁?”朱镕基问。“我!”“我!”“还有我!”……这时大家纷纷举手。学员们个个都想进去反映情况。

“人不能太多。”朱镕基在站出来的学员中指了我们先站出来的三个人。其实,我们不是推选出的代表,而是毛遂自荐的。朱镕基转身带着我们朝中南海西门走去。他边走边大声问道:“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我们没有看到呀!”我们几个都愕然地回答。(事后才知道是罗干给扣押了)他可能意识到了什么,换了话题说:“我找信访局局长跟你们谈”,说完他进中南海上班去了。

在传达室石采东认识了另外两位学员,一个是北大某电脑公司的女职员,一位是下岗工人。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讲了自己的修炼体会,四位信访办官员边听边记录。

4月25日中午时分,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李昌、王治文和其他三位北京学员作为法轮功代表进入国务院同政府官员会谈,申诉了法轮功学员的三点要求: 1)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 2)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3)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政府官员轮流参加会谈的有国务院信访办的负责人,北京市的负责人,还有天津市的负责人。

傍晚时分,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释放了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安静散去 警察:这就是德!

到晚上八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临行时,地上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走了。整个过程,平静祥和,走后地上干干净净的。

一个当时现场的警察对周围的人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德!

公安武警不停录像

这样的和平上访却被中共构陷为“围攻中南海”。

4月25日下午,中南海附近戒严。可靠消息透露,江泽民当天乘坐防弹轿车绕行中南海。

警察似乎是有备而来。据亲历4.25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讲,在4.25当天,公安武警的录像车不断在府右街上出现,不停地录像拍照。公安和武警是公开录拍,还有很多便衣偷偷录拍。有些便衣还到法轮功学员队伍中,只要见有人说什么,就凑上去听。

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邻居在北京某医院当医生,第二天(4月26日)这位邻居就告诉她,她们医院昨天被武警奉命临时紧急征用,所有病房晚饭前全部腾出,并准备了大量外伤医疗用品,说有紧急任务,还有好几个同学所在的几家医院昨天也都接到这样的命令并做好准备。

这位法轮功学员说,25日下午傍晚前,武警部队的指挥车车队一遍遍地在府右街侦察(在此之前,武警在府右街只出过录像车),显然,中共已着手计划实施镇压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是法轮功学员表现出的正和善使中共预谋的一场暴力流血事件解体。

国际评价

“4.25”开创了中国老百姓不畏强暴,打破已习惯的逆来顺受,和平理性的站出来为维护自己的权益与政府民主对话的先河,展现出了法轮功修炼者善良与坚韧精神的人格魅力。这一举措震惊世界,国际社会纷纷做出反应,说这次他们看到了中国之民主希望,看到新生的善的力量与人本性那面的光辉不可估量。

江泽民密件推翻总理结论 决定镇压

但是,4月25日当夜,江泽民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模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决定全面镇压法轮功。在这封信中,江泽民提到了镇压的两个理由:一、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二、法轮功信仰与共产党意识形态不一致。

在信中,江泽民指控“4.25上访事件”是“一个新的信号”,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绝密,中办发电[1999]14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

这封信随后被中办作为通知印发,并特别注明:“请注意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要求的是:学习贯彻落实,不是征求意见、或讨论研究。”七年后,这封信被收录在《江泽民文选》第二卷公开出版发行,并加上标题《一个新的信号》,成为江泽民以个人独裁方式主导镇压法轮功的最有力证据之一。旅德政治学家仲维光对此表示:“这种对于民众上访的打压,无论从国际范围,从法制国家应有的规范来说,还是从中共自己口头声称的规范来说,都是非法的。”

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朱镕基、李瑞环认为,对于一种“气功”完全没有必要大动干戈,更没必要搞成巨大的运动。

朱镕基引用调查数据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炼的人很多是中老年人和妇女,他们想练就练呗。哪知江一听咆哮到:“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灭掉!灭掉!坚决灭掉!”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6.10办公室”,开始调动一切权力和社会资源镇压法轮功。

1999年7月19日晚,江泽民一意孤行,不顾其他6个政治局常委的反对,在中共高层会议上亲自拍板做出全面镇压的决定,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取缔法轮功。

7月20日,全国展开逮捕法轮功学员。至此开始,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各种谎言污蔑、诽谤的同时,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下走过长达17年的和平理性反迫害历程。从2015年5月份开始,中国大陆兴起诉江大潮,现已有超过20多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名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法院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文章链接:http://truth.atspace.eu/2017/05/07/4-25-event/

发表评论

请理性发言,您的评论在审核通过后会在此显示,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