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黄蓝真相被掩盖看中共栽赃法轮功

【大纪元2017年11月30日讯】11月28日,中共警方通报红黄蓝幼儿园所谓调查结果,称“系家长编造”、“没发现有儿童被侵害”、园方监控“损坏”,公然抹黑事实真相,令舆论哗然。

一名匿名的知情者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局以软硬两手让家长噤声:“好几个家长都遭遇了死亡威胁,不敢发声了,只有一个敢发声的还被刑拘了,也不敢吭声了。有的孩子家长,还给套房子封口。”他说,现在没有一个家长敢站出来说话了。

中共如此抹黑红黄蓝真相的同时,其在镇压法轮功初期编造的种种谎言,也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包括为诬陷法轮功而推出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1400例”的谎言。以下仅列举部分栽赃案例:

● 制造天安门自焚案 栽赃法轮功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门广场发生震惊世界的5人“自焚”案。此案被国际社会认为是中共制造的一场世纪骗局。

中共喉舌央视第一时间报导,但是漏洞百出。包括:为何警察先到位,“自焚”者然后才点火;为何天安门广场有事先准备好的灭火器;为何电视台记者居然能幸运地捕捉到了如此突发、短暂的焚烧镜头;为何“自焚”者大面积烧伤后,说话底气十足等等。具体细节,请看下面的影片分析:

 

“自焚”事件后,新华网还曾先后出现过3个不同的“自焚”主角王进东:

“天安门自焚”案中,中共媒体出现了三个不同的王进东。此案被联合国“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定性为伪案,整个事件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明慧网图片)
● “魏家杀母案”栽赃法轮功可免死

2000年,辽宁盘锦市电视台曾报导“魏家杀母案”。

事实上,这位被杀的老年人是以捡破烂为生的,其女儿在海城游手好闲,打麻将,没钱了就找母亲要,母亲没钱给她,她在晚上将母亲杀死。

后来,公安部门的人给其女出主意:“你就说你炼法轮功,往法轮功上一推没死罪”。

魏家老百姓都知道她不是炼法轮功的,但迫于中共强权的压力,只能背地议论。

● 污蔑法轮功可免费治疗重病

李淑贤,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乡崔家屯农妇,婚后在阿城区大岭乡居住。

1999年7月,李淑贤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病重期间生活贫困交不上住院费。医院院长主动给他们出主意: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并在生活上给予照顾。

李淑贤及家属为了利益同意了。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采访,用编好的台词让李淑贤的丈夫照着说,还告诉他:“你得带着表情,说得像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

事后,李淑贤病情不断加重,被医院强制出院;回家后,不久就死了。

李淑贤被列入栽赃法轮功的“1400例”中,被中央台多次播放。有人问当地官员:为什么中央电视台向全国人民撒谎呢?官员说:“这么大的媒体哪能不出现一点纰漏呢!”

哈尔滨阿城区强行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还播放此录像。当地学员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包括你们和大家都知道是谎言和欺骗,还拿出来给我们看?”当时,他们就不放了。

● 山东蒙阴县宣传部捏造“炼功致死”

山东蒙阴桃墟镇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治无效死亡;附近的居民都知道她死于先天性心脏病。

然而,蒙阴县宣传部为了搜罗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向上级邀功,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

一开始,石增山不同意,不想出卖良心说假话。但是,镇政府组织了一批打手用了三个晚上对石增山进行非人的折磨、毒打,致使石增山被迫妥协,配合电视台说了假话,做了录像“揭批”,留下终生遗憾。

● 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跳河自杀真相

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家住双桥街70号,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

龙刚死后,一个姓杜的记者采访他的妻子,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念,并给了她200元钱。

龙刚父母投书明慧网说:“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著良心。”

● 张清贺杀伤亲人 栽赃法轮功可不判刑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个叫张清贺的工人,因患贫血、神经衰弱及其它慢性疾病,曾服过八个月中药。后因支付不起药费,经医生开方自己配药吃。但由于不懂药理,他自己往里加了两味中药。服药后,他就处于意识不清,不能自制的状态。

一天,他吃完药后准备自杀,被他母亲和妹妹发现了,前去劝阻;在药力作用下,不幸发生了他杀伤亲人的事件。

张清贺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收审后,多次被逼承认炼过法轮功,并被逼迫承认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出现恶性事件的。公安局的人还告诉他承认了就可以不被判刑。#